深漂美女弃高薪回长沙“希望有购房资格那天 长沙房价依然感人”

腾讯房产·长沙站2019-05-27 08:00

每一个背着行囊千里迢迢来到大城市奋斗的人,大概都一样,被前途的神秘所吸引,在神秘之中描画幸福和梦想。今天的买房故事是一个在深圳打拼过的女孩,数年之后,放弃高薪回到长沙,分享的一些日常点滴和感悟。

曾经在大城市漂泊的朋友,是什么原因让你决定离开?现在在长沙的你,过得还好吗?但愿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小锤的答案,可以让我们共同取暖。

(小锤生活照)

被“坑”当中介 偶遇13人炒房团

小锤是湖南株洲人,本科学的财会专业,大四那年,他的第一份实习工作是在一家企业当会计,“两个月的时间我胖了十斤!”

虽然身边很多人羡慕会计工作的朝九晚五、稳定舒适,但在小锤看来每天坐着看账,无聊就翻翻手机,青春从指缝中溜走,她很明确这样枯燥单调的生活不是他想要的。

她决定趁着年轻出去闯闯。

和好朋友玉儿商量一番,脑海里画出美好的朦胧的蓝图,“深圳大、机会多、工资高,就去这里吧。”

年轻的梦想,说走就走,两个女孩当天便收拾好行李买了张绿皮火车车票就出发了。

到了深圳,两人挤在60块一晚的私人宾馆里,投简历找工作。两人毫无经验,东奔西跑得来的是简历石沉大海。

一周后,两人同时接到了一家房地产中介的面试电话,底薪三千五,包住,工作内容买房、卖房、租房,只要有成交就有提成,两个“傻姑娘”欣喜若狂,以为自己捡了便宜,不假思索的签了合同。

(小锤进行电话销售)

后知后觉,工作才知道,这工作还真有点“坑”,住的是10人间的集体宿舍,说好的包住也仅仅就是提供住宿,然后每个月从工资里扣800当住宿费。

(小锤进行街霸培训)

每天八点上班,晚上十点下班,一天下来,电话销售、大街上递送传单、去楼盘和客户交谈、举着广告牌做街霸,一刻也不停歇,连喝口水上个厕所的时间都没有。

(小锤晚上开会)

晚上十一点回到宿舍,还要经历十个人排队洗澡,因为公司规定12点前必须熄灯睡觉,每个人洗澡时间不到十分钟;每周只会有半天休假“半天休息一般就是用来洗一个星期没来得及洗的衣服,真的身心俱惫”。

三个月后,小锤还被调去惠州卖新房,“我还遇到过专业的炒房团,13个人一起买一套房,签合同的场面很壮观。” 那也是小锤从事中介工作期间卖掉的唯一一套房子,最后因为毕业离职,佣金终究没有拿到手。

“我离职后听说有前同事一年收入上百万,光是税费每个月就要交两万,还有同事直接靠当中介在深圳买了房。” 小锤也没想到,有人靠着这样一份自己承受不来的工作,在深圳实现了“暴富梦”。

租住破烂农民房 连续三个月拿底薪

2016年7月,小锤正式毕业了,他还没有放弃他的深漂梦,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再次来了深圳,第一件事就是和小玉在40多度的高温下看房,“这座城市,宾馆住不起,早点找到可以租住房子比较安心。”

(小锤搬着行李来到地铁站)

最后两人在城中村租了一间空荡荡的农民房,租金1750元一个月,家徒四壁,没有床没有柜子没有沙发没有热水器,什么都没有,都得自己买。“没办法,这已经是最方便最便宜的农民房了”小锤叹气。

(小锤在地下停车场派发名片)

在朋友的推荐和介绍下,小锤开始从事金融销售,九点上班,然后自行发单拉业务,“当时以为销售能发财,结果每个月底薪1200,提成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,因为我连续拿了三个月底薪。”

(小锤派发名片被拒)

因为收入太少,小锤每天清水挂面,老干妈都不舍得买,瘦了八斤,“当时自己很迷茫,三个月下来,大学的存款1万块也要花完了,下个季度的房租又要来了。”为了生存,小锤只好换工作。

(小锤深圳工作环境)

第二份正式工作:金融面签,底薪4500。

(小锤的工作环境)

”虽然我很多不懂,但是我很愿意去学,去重新开始。”小锤入职的前三个月,客户还在待开发的阶段,加上提成到手五千左右,大概过了半年,每个月能稳定在一万多。

(小锤开会到凌晨)

一年下来,小锤有了稳定的客户,也有了自己的小金库,然而在这背后也是越来越重的压力,“周末的日常活动就是和室友在农民房里躺尸,因为太累了。”晚上开会到十点是日常,加班到凌晨1点也是常态,第二天小锤照样得七点起床,挤一个多钟头的高峰期地铁上班。

(小锤和室友的周末)

“晚上也经常睡不好。”因为农民房隔音效果很差,楼栋之间距离不到1.5米,从窗户探出身可以触到对面家的防盗窗,“对面睡觉打呼的声音都听得一清二楚,加上楼下的麻将馆生意火爆,天天通宵,很难入睡。”

(小锤住租住的农民房)

因为压力和作息不规律,一年下来小锤犯了十一次肠胃炎,有一次还染上了痢疾,在医院住了一个星期,“也不敢告诉家人,怕他们担心。”

希望有购房资格的那天 长沙房价依旧感人

2018年年底,小锤进入了26岁的迷茫期,“房租一个月一涨,突然不知道自己留在这座城市的意义,九万一平的房价,再怎么努力赚钱也不可能有家。”小锤权衡利弊后,辞去了深圳的工作。

(下班后的小锤处理工作电话)

走的那天把租房的家具全部卖掉了,一共卖了90块,扣除人工搬运费45元,还剩下45元,和室友一起去吃了碗肠粉,两年多的深漂生涯就算结束了。

小锤回到湖南,来到长沙,同样从事金融面签的工作。

(小锤长沙工作环境)

在长沙,小锤的生活没有了深圳的高压,1000块可以租住一个装修不错的单间,不加班晚上还能有时间自己做饭,周末能和朋友约个下午茶。

(小锤在长沙的租房)

“很多人都说26岁是人生正式的成长期,而我还在成长期的失措和惶恐中,我怕不努力就赶不上长沙发展的速度。”小锤没有安于现状,闲暇之余仍然在努力学习雅思,做题考证,在她看来女孩子得自己买个小房子,经济上精神上独立比任何事情都重要。

“长沙的消费水平和深圳差不多,工资水平却差了一大截。”面对长沙的月薪小锤有些无奈,原本每个月一万二三的工资,如今每个月到手不到三千五,“有得有失,长沙不过万的房价能让我安心,希望等到我有购房资格的那天,长沙的房价依旧这么感人。”

(小锤生活照)

纷纷扰扰的世界,房子、工作、爱情,生活中处处都存在焦虑。但是你要知道,不管你在人生的哪个阶段,不管你如何抉择,结果都是你努力过后的惊喜。

生活很累,余生很贵,每一个人都值得活成独一无二的自己。(来源:腾讯房产·长沙站 文/benison)

无论喜欢与否,“房子”都是生存在一个城市的刚需,如果你有故事,房叔准备好了舞台。

腾讯房产长沙站征集“买房”和“卖房”的两款故事,您可以吐槽您的小区物业,可以分享温暖有趣的买房故事,可以曝光房地产商家无信行为,可以讲述你买房或者卖房路上的心酸苦楚,你的开心不开心我们都在这里聆听,腾讯房产长沙站(dxhouse)官微后台。你的故事,不见不散。

投稿方式:关注腾讯房产长沙站官方微信号:dxhouse,发送你的故事至后台,房叔会翻你牌子私聊。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