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3年美女拥400栋楼月入千万?本人回应 真相曝光

21世纪经济报道2020-05-19 10:56

最近,一位名叫包租婆D姐的93年女孩刷屏了,她自称白手起家在广州有400栋楼!

在她的自述中,呈现了一个非常坎坷的人生:在13年左右从事“包租婆”这个行业;在此之前,她发过传单、最高同时6份兼职;也开过民宿、补习班、火锅店、编剧工作室……还亏了几百万。

曾经几十万装修好的工作室一个月后就被洪水泡得面目全非,终于花费了7年多的时间,在广州拥有400栋楼,月入千万!

另一方面,在她的视频中讲述到:自己曾去过十多个国家体验生活,2016年从广州大学毕业。

这真的可能么?

93年美女“包租婆”,拥有广州400栋楼?

最开始的关注,起源于包租婆D姐在某社交平台的日常更新。

她展示着自己“有钱人”的生活:400多栋楼的钥匙、日常包里收租来的钱、骑着小摩托去收租的画面,还有百无聊赖的生活中,账户里几千几千一笔的入账……

大家一起来感受一下:400多栋楼的钥匙!还要定期给这些钥匙消毒……疫情期间防止手传人……

日常的包里都是收租来的钱……(竟然如此随意地,把百万大钞塞进包包。。。)

在她的日常视频中讲述道:手上的楼多到已经无法用脚去走路了,太远了,要骑着小摩托才行……到底哪些楼在哪里她也记不清,只知道有密码盒的都是她的楼……

每天过着百无聊赖的生活……实在太无趣了……账户里几千几千一笔的入账……

据这位93年的女生介绍:一栋楼每月可以赚到五六十万……不过有些时候也会只收入几万、十几万。

哪怕按照她说的最小值,平均算5万/栋楼,理想的算400栋每月就是2000万。D姐在视频中豪气放话:只要她看中的,哪怕是楼……她都可以买!

视频引起了网友热议,有人喊“先查税吧”,也有人对其真实性表示质疑。

“包租婆”回应了

5月4日18时许,“D姐”雷女士回应称,大多数房子是承包的,出租的房子是城中村房子,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大上。雷女士表示,自己只是一个创业者,视频是剪辑后的营销效果,希望大家理性看待。

据她澄清,这几百栋楼绝大多数都是拿的租赁权,只有10多栋是自己买的,她收回的钱都持续地投入到买楼的租赁权方面,赚得钱没有网上说的那么夸张。

她强调报道中的“月入2亿”是计算错误,“视频中说我每栋楼都赚50万,其实我说的是最高赚50万,还有赚几万的、几千的,甚至还有赔钱的。”

她还称,自己的房子都是城中村的房子,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高大上。而且400多栋房子不全是自己的,也有和投资人、物业合作的。

拥有400栋楼,能不能月赚2000万?

只购买10多栋,其余的都是承包的,这就意味着D姐做的实际上就类似房屋中介。也就是俗称的二手房东。这样大家是不是瞬间就熟悉了,自如、青客、蛋壳都是市场上二房东的代表机构。

我们由于信息不对称无法考证,但是拥有43.83万套房的包租公——蛋壳公寓,由于此前赴美上市了,财务情况一清二楚。

截至2019年12月31日,蛋壳公寓运营的公寓数量达43.83万间,同比增长85.4%。这个数字比2015年末的2434间增长了179倍。

据财报显示,蛋壳公寓2019全年收入达71.29亿元,同比增长166.5%。其中,北京、上海和深圳的公寓数量约22.4万间,同比增长46.6%。其他城市的公寓数量近21.5万间,同比增长156.1%。

可是,收入翻倍,亏损也翻倍。

蛋壳在2017年、2018年的净亏损分别为2.72亿和13.70亿元,同比增加了404%;2019年净亏损34亿元,同时出租率连续两年下滑。

运营成本中租金无疑是大头,2018年与2019年全年蛋壳公寓租金成本分别为21.718亿元、64亿元,同比增长194.7%。算下来,三年时间蛋壳公寓已累计净亏损50.42亿元,而且还越亏越多。

如果要维持这种扩张速度,蛋壳就需要大量的资金来“输血”。截止2019年12月31日,蛋壳公寓持有现金和限制性现金共34.56亿元。也就是说,一旦因为疫情失去收入,蛋壳公寓持有的现金仅能维持4个月的运营。

今年2月以来,蛋壳公寓因“强制房东减免租金”引发舆论不满,其中不少租客反映自己面临被迫搬家的情况。

还记得在纽交所上市的时候,蛋壳公寓的发行价为13.5美元。但截至目前,蛋壳公寓股价跌至6.5美元,较发行时下跌超51.85%,市值蒸发12.81亿美元。

如何评价这位93年的“包租婆”?

回到本文的主角包租婆D姐,根据采访视频,她的楼都集中在广州的白云区附近。据网友说,这里不是市区,偏近郊,也有点老旧城中村的感觉。

有不少人在讨论这位D姐,大家主要呈以下几种观点:

一种观点认为,93年拥有400栋房完全有可能,跟随时代把握好大周期,就可以实现,只不过以后可能不多了。

还有人还是持有质疑的眼光,27岁的女孩能有这么多房子?还是白手起家?

甚至有人直接开始diss这位D姐,认为只是二房东在加戏,大家完全不用当真。

诚然,蛋壳公寓作为坐拥43.83万套房的的专业包租公,虽然一年能收71.29亿的租金,但是80%多的收入得交给原房东,再扣去各种规模化、产业化运作的成本,也面临着巨额亏损和市值蒸发。

而这位广东包租婆,虽然400栋房子月入上千万,但除去日常管理费用、原房东的租金、以及扣除此次疫情下带来的损失,是否能比蛋壳做得更好,并实现持续的盈利呢?

这又是否真的值得羡慕呢?

正文已结束,您可以按alt+4进行评论